闪崩股批量出现,爆仓成为降杠杆最有效的渠道?

财联社2月1日讯,今日沪深两市股指集体小幅低开,早盘两市震荡下跌,午后在低位维持震荡走势。创业板尾盘再度杀跌,击穿1700点。两市逾200只个股跌停,跌幅超5%个股多达1300余只。

从个股上看,近日暴跌个股主要集中在业绩预亏和信托大比例持股中。闪崩、断崖式下跌成为市场的噩梦,随之而来的是个股质押及杠杆带给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监管层此前密集出台针对金融去杆杠去的各种政策。今年1月11日起,多地银监局对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规范信托公司证券投资类业务,暂停设置有中间级的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根据结构化证券信托的层数,可以分为两层(优先层和劣后层)、三层(优先层、中间层和劣后层)以及三层以上的三大类,其中,两层和三层的结构化证券信托是较为常见的。此次被监管要求暂停的就是含有中间级的三层股票配资业务。

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去杠杆去通道,表外回归,结构化产品到期不能再续。既然产品迟早要清盘,在上证指数一个月大涨9%的时候无疑是一个极佳的卖点。市场一致性预期形成,短期流动性风险紧随其后,抢跑资金越来越多导致闪崩股频现。

2016年下半年以来,资金通过券商、基金买入股票的配资比例被限制在1∶1,但通过信托计划可以做到1∶2甚至1∶3的杠杆,因此大量资金通过信托通道进入二级市场。而在新的监管环境下,信托公司股票配资业务收紧,目前部分中小市值公司股东中信托计划面临到期无法接续的问题;与此同时,大股东高质押率的股票和流通股东中有大量资管产品、信托计划的股票高度重合。

从崩盘的个股来看,其十大流通股东榜已经成为了信托产品的聚集地。另一方面,能够在盘中瞬间抛出亿元大单的股东也寥寥无几,该类信托产品无疑是“抢跑”造成踩踏的主力军。

2018年1月22日,财联社在《沪指创熔断后新高 2018年和以往的同与不同》一文中曾报道,统计上市时间超过两年的2613只个股(下同),在前复权(下同)的情况下557只实现了上涨,2056只下跌。从个股上看,在蓝筹、白马被抱团取暖不断新高的同时,“僵尸股”也越来越多换手率和成交额进一步萎靡。当日,剔除一字涨停及一字跌停的个股,成交额低于1000万的个股多达150余只。元力股份、安记食品、*ST京城等市值仅有几十亿,其换手率远还低于市值万亿的银行股、保险股。


很明显,A股市场上“僵尸股”越来越多。因此,大资金无法轻易从这类个股中离场。一旦发现“抢跑”资金,恐慌情绪极易蔓延至个股中的其它资金,闪崩则出现了。

对于个股闪崩,方正证券抽取30个标的进行梳理。结果显示,30个标的中仅有4只前10大流通股中没有信托,其余26只至少有1只信托,而15只个股至少有3家及以上的信托,有12只信托持股占流通市值比在8%以上。

公司内部杠杆案例:

1、康得新推300%杠杆,12亿元“救市”计划

2017年8月,康得新董事会通过了一项题名为《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及摘要》。

这份名为“陕国投•鑫鑫向荣90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资金募集与收益上分两个风险等级,优先级与一般级。优先级募集资金8亿元,一般级为4亿元。康得新的员工持股募资投向是一般级。4亿资金将来自员工薪酬和他们的自筹,公司不提供财务支持。这笔共计12亿元规模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使用杠杆为300%。

2、神雾系高管借道信托增持,两倍杠杆引火烧身

2018年1月18日,神雾节能公告称,收到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通知,由于公司股价下跌,信托财产净值已低于止损值,并未按时足额追加增强信托资金,公司部分董监高持有的“陕国投聚宝盆30号”、“陕国投持盈88号”份额已被调整为零。

两个信托计划,合计持有神雾节能1204.76万股,占比1.89%。2017三季报显示,“陕国投持盈88号”为神雾节能第5大流通股东,“陕国投聚宝盆30号”为神雾节能第9大流通股东。

具体操作是,神雾节能董监高拿出1.43亿元来做劣后资金,再通过两倍杠杆,撬动优先级资金即达到2.86亿元,构成近4.3亿元的投资载体。

3、千山药机资管计划爆仓,众多股东质押跌破平仓线

2018年1月23日,千山药机实际控制人之一刘祥华持有的华泰远见5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跌破平仓线未补仓,所持份额被调整。简而言之,就是刘祥华持有的资管计划爆仓。

同时,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刘祥华,实际控制人之一邓铁山和实际控制人之一黄盛秋均发生质押跌破平仓线事件。

公司内部杠杆之外,股东质押也是另一个隐藏在二级市场的地雷。2017年以来,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频频拉响警报,风险屡屡引起市场关注。先后有银河生物、欢瑞世纪、多喜爱等多家公司,因股权质押触及警戒线而紧急停牌。

个股股价大幅下跌,不仅让已经触发平仓线的公司紧急停牌自救,同时也让其它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的公司感到不安。对此现象,监管层也在不断优化规则制度。

2018年1月1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修订后的《证券公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管理指引》(以下简称“风险管理指引”),沪深交易所与中国结算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以下简称“业务办法”),自3月12日起正式实施。

新规规定,单只股票市场整体比例不得超过50%。截至1月12日,沪深两市130家上市公司(名单附后)市场整体质押比例超过50%;89家上市公司市场整体质押比例在45%与50%之间;110家上市公司市场整体质押比例在40%到45%之间。

同时,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交易所可以根据市场情况,对质押率上限进行调整,并向市场公布。对于之前进行股票质押融资时质押率超过60%的上市公司股东,杠杆率要被动下调。

新规实施后,上市公司股东做股票质押需要抢占额度,博弈模式开启。如果一支股票总股本质押比例超过50%,所有股东都无法新增股票质押融资。而总股本质押比例在40%到50%之间的,证券公司在进行业务评审时也会非常慎重,因为股东的滚动质押融资受限。目前的业务实践中,很多股东是通过股份滚动质押融资,借新还旧,但如果新增质押融资具有不确定性,这些股东的还款能力就会受到较大影响。

方正证券通过对30个样本标的的梳理,股权质押比率较高也是触发异常表现的可能条件之一。在30个样本标的中,有18个股票质押率超过30%,只有4个标的没有股权质押的情况,从股权质押占流动股和自由流通股的情况来看,有12个股票未解压的股权质押占自由流通股比例超过100%。

除公司内部的杠杆资金和股权质押,外部信息保密的信托资金也是闪崩的主要推手。超级富豪,成也杠杆,败也杠杆!富可敌国的财富,往往是通过大量举债的超级杠杆堆起来的,也就很容易被超级杠杆的坍塌将财富消灭。信托资金由于其强保密性,一般情况下无法凿穿层层保护墙发现其背后的金主,因此信托资金也成了杠杆资金的聚集地。

大量股票、债券中,有很多银行、券商等机构的杠杆资金在里面,一旦收到某些负面信息,就会导致杠杆资金立刻平仓,同时又导致了踩踏现象的出现。没有基本面支撑的个股被高度锁仓后,及其容易出问题。也许该笔资金是配合大股东做什么事,也许就是蛮干资金。但是,一旦触及到该资金的根本,必须归还了。于是该笔资金开始采用疯狂对倒和杀跌方式离场,闪崩就出现了!

以云南国际信托为例,先后有特尔佳和天际股份、佳沃股份和巴士在线出现资管产品穿仓事件。

2017年12月中旬,天际股份3个交易日连续跌停,特尔佳3个交易日跌幅则达到20.78%。在两股同步大跌期间,其龙虎榜上均出现万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珠江新城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京城大厦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呼家楼证券营业部这3个席位。

从龙虎榜数据上看,率先出现的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呼家楼证券营业部。12月15日,该席位净卖出特尔佳2248.25万元,净卖出天际股份2917.42万元;12月18日,再次净卖出天际股份5208.54万元;今日,净卖出天际股份6081.93万元。三个交易日,合计净卖出特尔佳6319.23万元,合计净卖出天际股份1.421亿元。

第二个出现的则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京城大厦证券营业部。12月15日,该席位净卖出天际股份1299.01万元;12月18日,买入天际股份3095.73万元,卖出4495.52万元,净卖出1399.79万元。近三个交易日,合计买入天际股份3095.73万元,卖出5907.75万元,净卖出2812.02万元。同时,这三个交易日合计买入特尔佳1577.48万元,卖出1413.48万元,合计净买入164万元。

最后出现的是万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珠江新城证券营业部。今日,该席位净卖出天际股份1565.47万元,净卖出特尔佳1983.06万元。


从十大流通股东上看,特尔佳有6只资管产品上榜,天际股份则有4只资管产品上榜。其中,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合顺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同时出现在两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榜上,分列天际股份第一大流通股东和特尔佳第九大流通股东。此外,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聚信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还是天际股份的第五大流通股东。

至于穿仓的原因,有人表示主要是因为浪莎股份。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京城大厦证券营业部在12月6日和12月7日分别在连续跌停的浪莎股份上大笔“割肉”11887.43万元、3100.51万元,从而导致该产品跌破平仓线,进而引发了后续穿仓的事件。

2017年12月底,继特尔佳和天际股份之后,佳沃股份、巴士在线也上演了相同的剧本。

2017年11月24日,巴士在线跌破23.4元这个在日K上多次出现的低点,随后紧急停牌。12月25日复牌,连续3个跌停板。与此同时,佳沃股份在盘中发生闪蹦,随后资金踩踏出逃,目前已经连续两个缩量跌停板。

除了股价走势同步之外,两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榜再次将它们连在了一起。根据三季报数据显示,巴士在线十大流通股东榜上共有7只资管类产品,其中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聚宝19号单一资金信托、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苍穹6号单一资金信托分别是第三和第四大流通股东。佳沃股份十大流通股东榜上,则有4只资管产品和5个自然人,其中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聚鑫202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第三大流通股东。

此外,届时走势较为怪异的凯恩股份、恒顺众昇、贵绳股份、永兴特钢等多只个股上,也均在十大流通股东榜上出现了云南国际信托旗下的资管产品。

从目前的情况看,杠杆资金正在从二级市场上撤离。只不过撤离的方式过于凶猛,爆仓可能成为场外配资、内部杠杆、股权质押等杠杆资金离场最“有效”的渠道。








▲向上滑动


蓝鲸产品矩阵


财联社APP

蓝鲸APP

TMT APP



蓝鲸公众账号


财联社

财联社晚间内参

蓝鲸财经

蓝鲸INSURANCE

蓝鲸传媒内参

蓝鲸健康

蓝鲸汽车

互联网金融电讯

山东财经报道

蓝鲸浑水

蓝鲸教育

风度先生周刊

财经女记者部落

财鲸点金

蓝鲸新财富

猫财经

锐观察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ˉ►



每日股市热点都在这里

专业资讯 | 晨间梳理 | 随身可听

长按左边二维码下载新版APP

微信勾搭小助理 :cailianpress01

 商务合作   上海: 13262550281  北京: 18515503093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